首页>文学资讯>市县行业消息>宝鸡

扶风籍青年作家刘省平新著观光漫笔集《西路行吟》出版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8-12-19

    近日,陕西扶风籍青年作家刘省平长篇观光漫笔集《西路行吟》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有名军旅作家、中国散文学会荣誉会长王宗仁师长教员作序,陕西有名书法家翟功印师长教员题写书名。

  刘省平是来自关中西府乡村的一名青年作家,早年在西安某消息单位任务,近年一向从事企业营销策划任务。《西路行吟》是一部西部主题系列观光漫笔集,算计约15万字,分高低两卷:上卷《西行漫笔》书写的是2015年夏天作者与同伙访问 “丝绸之路”的经历,下卷《入蜀游记》,记录了2017年夏天作者陪伴母亲去四川探亲的见闻。作者坦言,这两次西部观光,一次是文明之旅,另外一个是亲情之旅,与他而言具有重要的人生意义。在这部观光漫笔集中,作者以其平常行迹为写作线索,用朴素、细腻、活泼的文字记叙了本身西部旅途上的亲闻、亲见、亲历,具有激烈的小我情感色彩和独特的生命体验,又不乏对汗青和文明的深刻不雅照与思虑。王宗仁师长教员在序文中如此评价:“他的写作天然、真实,顺手攒来。他只是把眼所见、心所感、情所融,安闲而平和地写出来,很像与人面对面交心,既没有矫揉造作故作姿势,更没有虚情假意地无病嗟叹。他站着看世界的同时,又会忽然间弯腰仰望生活,一会儿使文笔有了新的意境。”

  刘省平,生于1979年,陕西扶风人,现居西安。系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学创作研究会理事、陕西散文学会会员、陕西平易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曾担负《渭河文明》杂志社特约编辑。在省市级报刊发表文学作品近80万字,并有作品当选多部选本。曾与人协作主编、出版《西府散文选》和《现代扶风作家散文选》两部处所散文选集。2013年出版小我散文集《梦回籍关》,另著有散文集《梦吟关中》、小说集《驶向春季的火车》。

  (祁军平)

  文学的路,永久在远方

  ——序刘省平观光漫笔集《西路行吟》

  文/王宗仁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向认为中国西部是出冰雪、戈壁、风暴的胜地,也是出矿藏、丛林的宝地,同时是文学的原乡、贫矿地带。这就是我数十年来用一枝笔咬啃这块处所不松动的缘由。然则,我至今也没有弄明白为甚么有为数很多的作家一提起西部就望而生畏,乃至在几年前我经历了如许一件事:一名作家伎痒地走上了青藏高原,在唐古拉山兵站他得了较重的平地不适应症,茶饭不思,睡不着觉,身上像拖着千斤重荷迈不动脚步。站上引导带着氧气瓶给他输氧。我们同业的作家都劝他在山上留住一天,等身材适应后再去拉萨。他却执意提出要送他下山,还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无情的话:“这个鬼处所,兔子都不来拉屎,你们守着它干甚么,早早送给别国算了!”在场的人家国的情感触感染到了极大年夜的伤害。固然,这位作家两天后照样翻过唐古拉山到了拉萨。

  我在给刘省平的观光漫笔集《西路行吟》写序时,提起这件与他互不相干的、很不高兴的往事,是想注解我对他此次西行的深深敬意。我通读这部书稿时,特别偏爱上卷《西行漫笔》。他是居心写作的,他的文字是体力加上心血喷收回来的。他在《西行漫笔》里如许倾诉了他对大年夜好河山风景的赞赏和生活在那片地盘上亲人们的深爱之情:“2015年7月6日,我从古‘丝绸之路’的终点——西安出发,经过甘肃、青海、新疆,一路上参不雅了很多景点,知道了很多风土情面……用时14天,奔忙数万里,固然一路上辛苦疲惫,但看到诸多汗青名胜事迹,增长了知识见闻,所以心境很是高兴。”这些话虽朴实无华,然则读者能认为有一种醒世的力量跳荡在字里行间,可以想象的到,用时半月,逾越几个省,作者经历的艰苦是不会少的,他却悄悄地说:“心境很是高兴。”他是一个望而见底的作家,我们信赖他这话是真的,更信赖有一种强大年夜的力量在支撑着他,他才会如许举重若轻。有对西部如许的赤子情怀,带着如许的蜜意写作,我们走进他笔下的世界,取得的必定是魂魄对魂魄的呼唤。

  读刘省平的这部观光漫笔集,会给人留下难以抹掉落的印象:他在写作中常常把笔触逗留在实际生活中,对眼前的风土情面停止理性思虑,既善于伸直又能倾斜。如许就可以多正面、多角度地展示生活的今昔变迁和人物的命运。昨天不是明天,然则能够会变成明天。在《西行漫笔》中他写本身的故乡绛帐镇,跨度很大年夜,却稀释得很小。他从大名鼎鼎的东汉“通籍大年夜儒”马融,写到在青藏高原当过兵的一个浅显兵士:前者曾在“绛帐筑高台持起绛白色帐幕,前授生徒,后列歌女”,传至到今的典故“绛帐传薪”就是先人对他的尊称;后者从高原入伍回到故乡,正是在马融讲学的处所,“买下一片宅基地,盖了三间新居”,一家人的生活倒也康乐,只是他并没有享用多久幸福日子,就得病去世了。古今两人,出生在同一处所,襟怀胸怀不合,命运各别。假设说马融身上闪显的是一种“大年夜爱”,那么青藏老兵则是为“小爱”而奔忙了。须要说的是,老兵的爱与马融的爱其实不抵触。或许从根本上讲大年夜爱正是从小爱为出发点。我们读了如许的文字后,对老兵的勤奋仁慈其实不减弱,也更衬托了马融的伟岸,使这位汗青人物从悠远的史乘上若隐若现地走到我们眼前,有了一种亲近的新鲜的情面味。

  刘省平的这部观光漫笔还有一个凹陷的特点,也是我最为赞美的,他的写作天然、真实,顺手攒来。他只是把眼所见、心所感、情所融,安闲而平和地写出来,很像与人面对面交心,既没有矫揉造作故作姿势,更没有虚情假意地无病嗟叹。他站着看世界的同时,又会忽然间弯腰仰望生活,一会儿使文笔有了新的意境。

  我将省平在《西行漫笔》中对新疆石河子市的纪实性描述反复读了几遍,仿佛又回到了五十年前曾经到过的处所,非分特别亲切,又非常陌生。昔时我无暇细看或没法细看的场景重显于眼前,并且放射着新的色彩。我触景生情,若干好多联想。让我安闲回望,细细咀嚼。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我地点的汽车团在给西藏保送军需物质的同时,有时给新疆包含石河子在内的一些处所保送物质。来往交往促,且多在夜里卸下货色就前往,所以对这些处所没有留下甚么特别深的印象。唯一有点模糊记忆的是王震将军在石河子有很多故事。我一边浏览一边联想,他淘旧书的那个旧书摊点,会不会是昔时我看到的路边维族姑娘撑着一把油布伞卖报纸的活动拉拉车;他和同伙就餐的清真饭雇主人,或许就是昔时给我们收费送去羊肉串老阿爸的先人;矗立在市中间游憩广场王震将军的铜像,天然是后来才建起来的,昔时那边是我们军车装卸货色的临时场地……省平描述这些场景及人物时,保持着对平常生活丰富性的存眷,并没有大年夜呼小叫,没有滚滚一向,而是在沉寂中不雅察,在沉着中抒发,白描手段,大年夜美不言。我在读他这些朴实的文字时,仿佛看见他站在我眼前手一指,说:看,那就是石河子!

  我很爱好“绝不平服”这个词,数十年间都尽力尽智地践行。将它送给刘省平。他的《西路行吟》就是用这类精力收获的。他走了很远的路,在悠远的处所取得文学的灵感。他在双脚可以安顿心境的处所,将高楼大年夜厦临时置于脑后,使本身变成一颗种子,孕出了文学的新芽。

  文学的路,永久在远方。我和省平都邑记住的。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