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极速快3网址>极速快3官网>西安

王亚凤散文集《原野的风》出版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8-12-03

  2018年7月,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长安籍女作家王亚凤,第一部个人散文集《原野的风》,由北京线装书局出版。分为“风信子”“次第花开”“藕花深处”“新晴野望”“秋山野客”“风笑艳阳”六个部分。内容从童年时光到家乡风物;从定居都市后的烟火人生,到窥本土文化圈之豹斑;从生活、旅行中的所见所闻,到每日阅读所产生的思想感悟以及由此衍生的种种灵感火花……

  《原野的风》是她继2013年与他人合集《隔着旧时光》之后的首次个人文集,其格调清新,文笔不俗,得到圈内众多文友一致好评。中国现当代文学馆原副馆长周明先生为该书做了序,题为《清水芙蓉雏凤声》;获得五位陕西文化圈重量级作家方英文、和谷、邢小利、马河声、陈嘉瑞老师联袂推荐。书名题字:马河声。

  王亚凤(笔名马铃薯),作家,文史编辑。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未央区作协副秘书长,未央区政协特邀文史研究员,未央区知联会理事,陕西麦田书院文史委员会专家。2012年签约华商报副刊专栏作家。参与撰写的文史项目有《未央宫乡志》《西安村落记忆(上、中、下)》《未央区党史》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华商报》《西安日报》《西安文艺界》《当代女报》《陕西诗歌》《秦岭》《陕西文学年选》《中国散文精粹》《中国报告文学》等。出版有散文合集《隔着旧时光》,个人散文集《原野的风》。

 

  “女作家王亚凤的文章好就好在没有多少文艺腔,如夏天的庄稼地秋天的花木山,斑斓而多色,繁茂而丛生。不论写人物,还是写植物以及写动物,皆能看出性命二字:丰满有势,意境混沌——之于文章而言,有无意境,是至关重要的。初看上去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掩卷又觉得那或许是一种顽强的大地般的勃然生机吧。总之生动呈现就是本事,究竟什么意思,交由读者诠释好了。她将散文、小说、观察日记等文体熔为一炉,有着本能的想象力,因而风味别样,值得一观。”——方英文

 

  雷焕|拂过心灵的风——读王亚凤《原野的风》

  《原野的风》为王亚凤女士的第一本个人文集,精选了她近五年来的大部分散文作品。内容从童年时光到家乡风物;从定居都市后的烟火人生,到窥本土文化圈之斑后的以为见豹;从生活、旅行中的所见所闻,到每日阅读所产生的思想感悟以及由此衍生的种种灵感火花……

  故乡是每个写作者都绕不过去的地方。正如鲁迅有“鲁镇”,沈从文有“湘西”,马尔克斯有“马孔多”,路遥有陕北,陈忠实有白鹿原,莫言有高密,贾平凹有商州……很多作家都会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文学地理世界,那是他们魂牵梦萦、记忆里的故乡。本书的作者王亚凤,1972年生于长安少陵塬,生于斯长于斯,少陵塬上的一草一木在她的笔下妩媚动人。

  《寻找我的稻田》中,人见人恨的蝗虫被作者描绘得可爱至极,母蝗虫就像爸爸带她看的一出戏:“那矮胖的寇准老头脱了靴子背在肩上,蹑手蹑脚跟踪孝服在身的柴郡主,黑暗中的柴郡主一个踉跄跌倒,孝服下露出一方艳丽的红裙……”原来,蝗虫的世界里也有着大爱。多年以后,稻田消失了,连蝗虫、蚂蟥这些害虫也不见了,但童年的记忆仍在心头。笔者也是70后,同样在农村长大,对于童年印象最深的莫过于贫穷,但作者却在贫穷的日子里挖掘出好多童年的趣事与暖暖的乡愁。70后农村长大的孩子,没有钱买玩具,自己动手在大自然中找乐子。《鱼脊梁的传说》中,作者与小伙伴们和泥“抓子儿”,打弹弓,找“崖(nai)崖娃”,似曾相识的过往场景亲切如在眼前。《布碗》中的粗瓷大碗,破了居然还能补,真实地呈现出那时的生活是何等清苦!《发痒的童年》,作者不避讳头上身上生虮子虱子情形,从侧面刻画出一个善良勤劳的大嫂形象。

  文学圈里将写自己身边事的文字俗称:“挖土豆园子”。巧合的是王亚凤的网名叫“马铃薯”,她的“土豆园子”可谓真实无妄,柔情似水。《柿子柿花儿》,由涩写到甜,人生何尝不是像柿子一样,由懵懂无知到世事渐明的过程呢?《一块珊瑚石》,写文革年代村里一户“地主”成分的人家,人人避之不及,“我”却好奇地前去探访,意外得到“地主”奶奶赠的一块珊瑚石,尽管后来珊瑚石被同学据为己有,但“地主奶奶”和蔼可亲的样子留在“我”的记忆深处。《少女时代历险记》,作者小小年纪不惧凶险,竟然两次机智地摆脱凶徒的纠缠,俨然小女侠风范。“土豆园子”里有童年趣事,有故乡美景,有父母恩情,有手足情深,有浪漫的爱情,有为人父母的喜悦……《一封没有收件人的信》《父亲的第一个清明节》,两篇怀念父亲的文章感人至深。《草鸡与梦籁》《林掌柜与他的阿猫阿狗们》,作者用诙谐的笔调写他们浪漫的爱情,一个富有责任与爱心的丈夫形象跃然纸上。真情流淌之处,无不反衬出作者本人重情重义,用爱心经营着人生。

  “挖土豆园子”,靠的是真情实感打动读者。评论别人的作品,能得到读者与原作者认同,没有扎实的阅读能力与写作功底是难以企及的。《从拾遗到寻找手术刀的人》,作者由文及人,对作家野水先生近年来有影响的几篇小说谈了自己的感受,她并没有因为与野水先生友谊深厚而一味唱赞歌,在肯定的同时也批评其有些作品手法老套,诙谐辛辣的评论,证明了她读懂了作者与其作品。同样,《被“撕扯”的旗袍》《<韦曲桃花>的情色隐喻》两篇评论文章,她依作家陈嘉瑞先生的《心里穿旗袍的女子》《韦曲桃花》续写两文,文风与原文一脉相承,但又加进了新颖的观点,行文幽默笔法老道,着实让人眼前一亮。

  作者简介:雷焕  陕西铜川人   热爱写作,作品散见《铜川日报》《华商报》《陕西工人报》《三秦都市报》《西安日报》《长安》杂志等平台。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