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极速快3网址>要闻

我与陈忠实先生的合影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9-04-29

  

   2016年4月29日7时45分,陈忠实先生溘然长逝,千万人同悲。时光悠然而逝,今天,是陈忠实逝世三周年纪念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文學陝軍特向广大读者朋友们展示“我与陈忠实先生的合影”,听广大作家、读者讲述与陈忠实先生照片背后的故事。此刻,让我们一起回忆那段凝固的时光,一起缅怀、致敬我们的前辈。

  照片是静止的时间,保留着珍贵的回忆;

  照片是凝固的历史,诉说着难忘的故事。

  让我们以留住时间的方式,一起追忆文学巨匠陈忠实先生。

  特别鸣谢和谷老师提供珍贵照片

  

  1983年9月,中国作家协会陕西分会第三次会员大会新一届理事会合影。二排右一和谷,后排右四陈忠实

  

  2006年于首都师范大学舞剧《白鹿原》研讨会,右起和谷、陈忠实、首都师大党委书记、作曲家杨青

  

  2006年在北京大学公演陈忠实原著、和谷编剧的舞剧《白鹿原》,前排中陈忠实、和谷

  

  2014年西安建国路陕西作协,陈忠实与和谷握手。刊登于西安晚报

   

  2014年于陕西宾馆省作协理事会,左起:陈忠实、和谷、安黎、李星

  特别鸣谢李秀娥老师提供珍贵照片

   

  1982年春,陕西省作家协会组织作家深入生活,暨庆祝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40周年纪念活动。图为当年出席活动的省作协领导、老作家,部分中青年作家,在延安杨家嶺革命旧址留影。左起:贾平凹、李秀娥、京夫、陈忠实、李若冰、王汶石、邹志安、高彬。

  1993年3月,陈忠实的长篇巨著巜白鹿原》出版。陕西省委宣传部、陕西省作家协会,共同组织召开《白鹿原》研讨会。图为陕西省委宣传部、省作协领导,老作家及部分与会作家、评论家、学者、该书责编、媒体等合影。左起前排:**、王愚、何啟智、王巨才、胡釆、邰尚贤、李若冰,陈忠实。后排左起:邢小利、李秀娥、**、**、**、孙豹隐、趙熙。

  

  1984年8月,陕西省作家协会,分别在延安、榆林两地,组织召开我省首次长篇小说促进会。图为我省与会部分中青年作家,在榆林红石峡河边畄影。左起:文兰、陈忠实、子页、李康美、路遥、沙石、陈泽顺、白描、李秀娥、孙见喜。

  

  1993年,陈忠实长篇巨著《白鹿原》出版3个月后的6月,由中共中央文化部、中国作家协会、人民文学出版社、陕西省委宣传部、陕西省作家协会,在北京联合召开《白鹿原》为期三天研讨会。图为在京的陕西籍及我省的部分著名作家、评论家、学者、新闻界合影。前排左起:周明、陈忠实、阎纲、何西来。后排左起:白描、白烨、李秀娥、雷达、雷抒雁、李炳银、莫伸、南云瑞、刘英、闫彤、王仲生。

   

  在京研讨会第三张左起:白描、李秀娥、陈忠实。

  特别鸣谢子心老师提供珍贵照片

  

  1986年8月,子心陪同陈忠实先生登临榆林烽火台远眺

  

  1995年9月,徐子心与陈忠实、戏剧评论家金铮在西安合影

  特别鸣谢刘成章先生提供珍贵照片

  

  

  2004年左右,受忠实的邀请,我与张月赓同志,一起去了灞桥蒋村的忠实祖屋,在那里拍了这两张照片。月赓同志是西安晚报的老编辑,也是最早发表忠实作品的极少的编辑之一,他与忠实与我都存有很好的私交。我俩在那里和忠实聊了很久。记忆很深的是,忠实在院子给我们介绍了他栽下不久的枣树香椿树。我很喜欢那棵枣树,因之曾在北京也想栽一棵;没栽成后,终于在美国女儿的院子栽了一棵。那棵树至今还活着,我曾为它写了一篇题为《种枣》的散文,发表在人民日报上。忠实在世时,我每次返回西安,他都是我的必见之人。忠实和我之间的那份纯朴真诚的友谊,那枣树上就留下了珍贵的纪念。我永远怀念忠实这个可亲可敬的朋友。

  刘成章 

  93年夜晚作协小院

  

  1993年7月12日,农民企业家、自费自编自导自演了电影《乡下人》的于运河来到作协造访陈忠实先生,朋友们小聚,本人拍下了一组难得的照片,也与先生有了第一次合影。先生朴实无华,穿着平常,在《延河》编辑部给朋友们签名赠书,在编辑部小院前与大家合影,一一照相。从左依次为:子心、陈忠实、许如珍、于运河、苑湖、远村。 

  

  1993年7月12日在《延河》编辑部门前,陈忠实先生和张民合影

  张 民

  向陈先生讨金点子

  

  “1978——1993中国报刊业发展成就博览会”于1993年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举行。这次全国性的报刊博览会是新中国建立以来的第二次。陕西省新闻出版局对此非常重视,当时我是报刊处主任科员。8月份的一天,我到陕西省作协拜访陈忠实老师,主要请他对陕西报刊参展出出点子。陈老师非常高兴地同我们交谈。他说,这么高层次的活动,陕西报刊当然应该“好好亮相”,布展最关键的是要体现三秦大地的本色,突出陕西报刊的特色。这是我第一次和陈忠实老师这么近距离接触,这次交谈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他的建议却中肯启人,成为我局博览会组委会制定布展方案的重要参考。博览会上陕西展台8个标准展位56块展板,全部用麻袋布包面,把黄土地的古朴、纯厚、自然、深沉与陕西报刊的勇于改革、彰显风采融为一体,为观众所称道。还有人撰写文章,说麻袋片进军博,既空前又绝后。今天,在陈老师逝世三周年之际,再回忆这些情景,更加想念陈老师。当年,没有意识到向他反馈这些情况,今天我用文字向他报告。感谢省作协用这样的形式缅怀陈老师,让这位文学巨匠众多美好瞬间再现!

  陕西省新闻出版局报刊审读室 薛耀晗

  “文学是个魔鬼”

  

  1995年10月13日,西飞集团公司邀请陈忠实先生做客。作家欣然与普通员工畅谈,合影。当晚还在西飞工会的地下舞厅与慕名者翩然共舞。只一夜间,大作家与企业员工的距离缩短了许多。10月14日临行前的上午,作家与我有了单独访谈。至今令本人记忆尤新的一句话,质朴却饱含作家毕生的体验。

  “文学是个魔鬼”。说这话时,满头萧索的作家沉浸于片刻孤寂的回味。他说,有一段难熬的日子,每次洗头,盆里浮着一层脱发。“创作没有捷径。多读书吧。我成长的年代,可以说是万分艰难地、不择手段地、一路崎岖坎坷地追寻好书的历程。”

  此后20年,我认真读书,认真体味生活,写出一些获奖短文。现在重读《白鹿原》,先生在航空城的音容笑貌语录哲理仿佛重现眼前,也终于有了自己的小册子聊以慰藉。

  西飞集团公司  杨 萍  

  我等着您“归来”

  

  时间:1997年9月3日

  地点:榆林广济大厦作品研讨会

  1997年在见陈忠实老师前我紧张发抖,《延安文学》高其国老师向陈忠实老师介绍了我。我与陈忠实老师的交谈是从《告别白鸽》开始的,陈忠实老师说仍在为创作这些生命题材内涵的作品不断探索。谈笑间,我提出请陈忠实老师题词的请求,陈忠实老师爽快答应了,陈忠实老师还关切询问我工作和学习情况,临别时,我笑着说“陈老师,真希望您再来榆林!”我说话的心情很激动,而陈忠实老师注意我的神情也很真切。   

  如今,如今,我依然等着老师“归来”我们中间,再跟老师促膝谈心!

  鲁永岗

  “忠实兄,对不起了”

  

  1995年秋,我带着《三原报》社和三原上百名基层作者的重托,到省作协采访时任陕西省作协主席的著名作家陈忠实。得知我的来意,他一再劝阻我:“不要再介绍我了,各种报刊已介绍得够多了。我还是按你上次说的,给你们报的‘龙桥’副刊题几个字吧!”他领我到他简陋的办公室,朝阳透窗,金线缕缕。我看见夜风在桌上抛下一层薄薄的灰尘,就找抹布去擦。他抢过抹布,硬按我坐下,自己动手抹净桌椅。他裁好宣纸,倒墨濡笔,神情专注地题写“龙桥”二字。

  因忠实有言在先,采访过了八个月之久,我却迟迟没有动笔,多少次踌躇,多少回反思,我还是写下了《巍峨的山崖——记著名作家陈忠实》。在该文最后,我歉疚地表示:“忠实兄,对不起了!”不久,竟在《咸阳日报》副刊百期作品评奖中侥幸获奖。1997年1月27日,颁奖大会在礼泉举行,那天,李若冰、陈忠实、毛錡、李星、朱鸿等名家云集。我远远见到忠实时本想躲开,怕挨批评,不料忠实喊住我,淡淡一笑说:“不让你写,你却写了。写就写了吧,你也有你的难处。”随即他拉我坐下与他和毛锜一起合影,还硬把我按在他和毛锜中间。照片洗出来后,我久久不敢拿出来示人,直到2014年初编辑《吴树民文集》时,才收入。

  吴树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初见

  

  1998年夏秋于西安,陈忠实先生应邀参加陕西省电力职工首届文化艺术节。上午十点左右,他说没有吃早点,大约一点左右文学作品评选结束以后,才吃当天第一顿饭,当时他只吃了一点水果,一直抽着雪茄。我作为此活动工作人员之一,第一次见到陈先生。

  百优计划入选作家 杜文娟

    

  我和陈忠实老师相识于2000年11月在瀛湖翠屏山庄召开的安康地区作家协会换届会议。会余时候我与同时参加会议的妹妹文娟和陈忠实老师在瀛湖边拍下了一张合影照片。使我印象深刻的是陈老师在岚皋的几次谈话。他说:“岚河河面空气清新,河水没有污染。城市一般都临水而居。河水是城市的灵魂,河水是旅游的根盼。”当时正上小学的儿子闹着要去见陈忠实。上神河源那天,我带上了他。儿子后来高考,坚定地选了文学专业,后来读了文学专业硕士,现在又在备考文学专业博士。不知这些是否与孩子幼小时见到了他心目中的文学泰斗陈忠实有关联呢?在神河源巴山之巅草原上, 我和儿子以及参加旅游文化节的妹妹文娟又和陈忠实老师拍下了一张合影。

  岚皋县文化和旅游广电局 杜文涛

   

  此照片是2000年省作协在渭南市召开省作协会员大会时照的,右边提包的是作者本人,左边大概是华县一位作家在会上聆听了陈主席的报告。会后请陈主席为我的长篇小说《青春殇》题写书名,如愿以偿。

  深切怀念陈忠实先生!

  陕西韩城 程维功

  “文学依然神圣”

  

  2002年6月12日,陈忠实先生在西安市第九十八中学做报告时,与学校教师的合影,左二作者姜凌鸽。

  2002年初夏,我找到陕西省作协的陈忠实先生的办公室,想邀请他来给学生们做报告,一说来意,他满口答应。有一天下午,他就从住处走到我们学校,来给同学们讲读书与写作。我校几百名师生,还有外单位的一些文学爱好者,济济一堂,聆听先生报告。他一口灞桥方言,耿直真诚,让我校师生受益匪浅。他后来还派人给我们送来两幅字,一幅是给文学社的题词“文学依然神圣”,一幅是给文学社题写的刊名“朱雀文苑”。

  陈先生是这个时代陕西文化的重要符号,这样一个文化巨人也曾深入到一所普通的学校面对中学生做文学报告,并给文学社题词,他理应得到所有人的仰视与敬重。

  西安市第九十八中学教师 姜凌鸽

  我采访陈忠实先生的现场

  

  2005年12月,我还是一名在校大三的学生,因研究路遥专程预约采访陈老先生,陈老师一听我是学生满口答应,约到美院门口荞麦园茶馆见面,两个多小时的采访期间火柴伴随着卷烟陈老先生讲述了与路遥的认识、结交、对文学的共同追求和路遥对文学的贡献等,采访结束后陈老先生欣然与我合影留念并题字留念,走出荞麦园才发现大雪纷飞,那是2005年关中冬天的第一场雪,记忆尤为深刻,后来因工作原因和先生一直电话联系,时光飞逝,没想到那是和陈老先生见面后的永别,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以此图文来怀念陈老先生,永远安息!

  

  丁炳强 

 

  2007年5月15日,永寿县第四届槐花节期间留影。我时任永寿县宣传部副部长,县文联主席。感谢陈先生对基层文学的鼓励与贡献。     秦力

  2008年12月25日夜,受陕西电视台邀请,我作为陕视网资深发帖人,以观众身份与著名作家陈忠实作客陕西电视台“碎戏碎事”节目,当时的心情尽管很紧张,但陈老侃侃而谈,解除了现场我许多尴尬。节目结束到后台后,陈老听说我是农民工的头儿,拉住我和他一起照相,并说我的毛衣很好看,其实我那件毛衣穿了数十年了,一个袖口都破了,我知道他是不想让我太局促。

  段吉昌,笔名鲁翔  

  三年前的论文

  2009年8月25日,陈忠实老师应邀来泾阳参加我县作家赵登科先生创作的、由他题写书名的长篇小说《悲叹关中》座谈会。我以本县青年作者身份参会。我非常激动,除了他是他著名作家之外,还有一个私下原因。2006年7月我海南大学毕业,毕业论文写的是《品读关中味  酣听秦之声——从语言角度解读(白鹿原)的艺术生命》,那时候单纯得真是把书往烂得读,一字一词一句地抠,书读了N多遍,关于它的语言特点,写了有万余字,得到了我们教语言学的教授辛世彪老师的高度称赞,拍案叫好,说应该让作家本人看看,遂让我把这优秀论文直接寄给陕西省作协的陈忠实老师,我没有报任何希望的照做了,也没有意外的不了了之。后来便回了家乡泾阳工作,2009年8月这天,知道陈忠实老师要来,我特意带上了论文的打印稿。我鼓劲走到他的跟前,刚提说起这关于《白鹿原》的论文,“哦”老师一下子就想起来了,“是你啊,收到了收到了,我特别还找了你的联系方式,可是,没找到啊。”我被他平易近人的大师风范感动到了,在我都将我的劳动成果抛弃的时候,他居然、竟然还记着我三年前写的东西,“你那个发了没有?”“你现在在哪上班?”一连串关心关切的问询,木讷的我回答,“我在网上发了”、“在县上上班”……然后留了联系方式。会后听说,本来按市场行情给老师准备的三千还是五千的出场费他坚决拒收,分文不要。接送也不要人麻烦,都是他自行解决的。还耐烦地给事先准备的十来本《白鹿原》按提供的名单一一签了名,我有幸得到一本。迫于生活,迫于压力,当我愤懑真想摔笔不干的时候,就想到老师那句“文学依然神圣”,一想到这话,我瞬间就安静了。

  陕西省泾阳县教育局工作 庞曼 

  不辜负所有孤独相遇时的

  懂得和美好

  这张照片照于2010年西风烈百名作家集体出征首批签约作家作品的仪式上。那一年我大三,与陈老师初相遇,就像是小粉丝见了大文豪,青涩而懵懂,幸运如我,当年能以一部青春小说签约西风烈,成为我文学这条永远热泪盈眶之路的起始,亦是对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的鼓励和鞭策,尤记得陈老师那高大的身姿和挺拔的背,还有那毫无架子的笑容,和蔼可亲的方言鼓励。一如一盏灯火温柔了我的人生,让文学之火自此在心里照亮。再往后,还在一些会议上偶尔会遇到陈忠实老师,我还大胆地把初次出版的拙作战战兢兢地递交给他,没想到他还饶有兴趣的翻看着……陈老师走的时候,我结结实实地哭了几场。一位让我敬重和崇拜的文学导师离开了这个世界,而我这个“小学生”还是文学路上不知疲倦的行路人,只为不辜负所有字句里潜藏的热烈,不辜负所有孤独相遇时的懂得和美好……

  青年作家 李佳璐 

 

  2010年12月30日晚7点30分陕西电视台“长安福·长安乐”国乐晚会在西安音乐厅举行,我有幸与陈忠实老师在晚会上邂逅,他是颁奖嘉宾,我是获奖作者,整个晚会我感到很幸福,幸福的想哭,我硬忍住了!2016年4月29日惊闻陈老师逝世,当我翻看这些当年的照片,我还是想哭,还是想忍着,诶呀,我真的忍不住......!晚会结束时陈老师与大家合影(作者右三)。

  姚新省

  “下一次谝”

  时间是2012年的冬季,在易俗大剧院举行的某次活动中与陈忠实先生不期而遇。我也趁机会和陈老留下了珍贵的合影,陈老是一位大师级别的人物,确没有大师的架子,他在和大家合影时有意用左手挡住烟,这就是一个细节呈现出来的大家风范!临走时,陈老留下了“下一次谝”成为永别。 2016年4月28日晚,莫名的想到陈老,便在书柜翻出陈老的散文集看,第二天一大早在微信看到陈老去世的消息!悲伤与痛惜之外,想到昨晚之事,甚为惊异,惊异一位大师临终前的这种感应,这也许是大人物应该有的力量吧!陈老三周年之际,一段小文字,缅怀这位重如泰山的人物。

  渭华 

 

  早在七八年前,我的一本文史笔记《关山史话》要结集成书,找陈忠实老师求写书名。最初,我来到建国门里省作协陈忠实老师办公室门前,我拘谨着走进屋里,怯怯地说:“陈老师,您好!我是阎良的文学爱好者,最近要出本书,专程过来,想请您为我题个书名。”他接过我的厚厚一沓书稿之后,翻看了大致的内容,接着,他语气干脆地说:“这书名我给写,你等上一会。”他进了书房,当即现场泼墨,为我写了书名,又加盖上了印章。

  相隔不久的一个夏日最为寻常的一天,我去陈忠实老师家又一次拜访他,他和他的老伴还留我在他家吃过一顿手擀面。饭毕,陈忠实老师又送我了他家早年的一些藏书,嘱咐我多看书,有利自己以后的文学创作。后来,我一直记着陈忠实老师这份情,总想找一个机会回赠他个礼物。想来想去没个主意,在乡下成年做爆竹生意的我,在年关将至的时候,为陈老师家送去两箱过年响的爆竹,直到后来才听说我送他家的爆竹,陈老师和他的孙子陈蛋挺喜欢的,两人过年还逗着玩,相互之间争着去响。

  阎良区作协主席 冉学东

 

  2013年,《白墙无字》签售会,一次终身难忘的签售会。      姚敏

  没有舞台、没有观众的

  陈忠实手稿捐赠仪式

  拍摄时间:2014年1月16日

  人物:陈忠实、唐云岗

  我和陈忠实先生认识较晚,但很快便成为忘年交,我亲切地称他陈老。一天,我向陈老提出铜川图书馆想收藏他的手稿,陈老想了想答应了。时间不长,陈老给我打电话说,手稿准备好了,你派个司机来取吧。我说,这是件大事,派一个司机去拿怎么能行,您别急,过两天由我和领导带上铜川图书馆的同志以及记者去西安接收。陈老一听不高兴了,说,就这大的事,来那么多人干啥,再这样我不给你了。我一听老汉生气了,赶忙说,好吧,那就听你的。不过,来个司机肯定不行,还是我去一趟吧。

  我知道陈老平生不爱铺排,也不愿意给别人增添麻烦。但对铜川一个小地方来讲,陈老给我们赠送手稿绝非小事,无论如何都应该留下一点资料。我们商量出了一个办法:不惊动上一级领导,由我和时任铜川图书馆馆长李勇、书记靳启文去西安见陈老,并带电视台记者2名。陈老要问,就说都是图书馆的人。

  二零一四年元月十六日下午,我们一行去了西安。陈老把赠送的两篇散文手稿《我经历的狼》《删繁就简》,以及六部经他本人题字、盖章的图书交给了我们。我激动之余,趁机提出照几张像,留点资料,不想陈老竟然答应了。于是,我们拉上饭店包间的窗帘,别开生面地举行了一场没有舞台、没有观众的捐赠仪式。时任铜川市文广局副局长的唐云岗,也就是我,向时任中国作协副主席的陈忠实颁发了收藏证书。陈老很认真地接收了证书,摄影的同志随即在光线不充足的情况下拍下了这一张照片。

  五年过去了,这一幕一直历历在目,我也常常为先生高风亮节、为他人所想的精神感动不已。

  百优计划入选作家 唐云岗

  边角的签名

  2004年底。拙作《立马中条》在京出版。数位作家在尚德飯店聚会庆贺。忠实先生应邀出席,席间举杯向我祝贺。杯中酒是忠实带来的茅台。2010年8月29日,《立马中条.增订本》举行首发式。陈忠实在会上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会后不少读者要求他们书上签名。陈说:这是剑铭的书,让我签字我只能把我的名字签到角角。这张照片清晰地展现了忠实先生的高风亮节!虽然图中没我,但图中情景却令我终生难忘!

  徐剑铭

  

  拍摄时间:2014年3月21日

  拍摄背景:文化艺术报田小娥征文颁奖典礼,著名作家陈忠实老师全力支持征文活动,他精心挑选出自己珍藏的各个时期、各种版本的小说《白鹿原》作品,并亲手签署各位获奖者的姓名,将这些藏书郑重地捐赠出来,作为特殊奖品发给各位获奖作者,陈老师对青年作者的奖掖之情,永远值得我们敬佩与感念。

  西安高新区作家协会执行主席、秘书长 王荣

 

  拍摄时间:2014年4月10日

  照片说明:我随书法家张鉴宇兄曾经去过陈忠实先生书房两次。其中第二次是2014年4月10日,我请求陈老给我家的金镜头照相馆题字,陈老慨然答应,我拿出自带的一个信封皮呈给陈老,他欣然提笔写下“金镜头”三字。令我感激。回家后,我小心翼翼的装进一个实木相框里,悬挂在照相馆的显眼位置。每当看到陈老的题字,我内心充满感激,充盈力量,于工作中谦虚为人,踏实做事,积极向上。

  梁喜宁  

  买单失败

  2014年10月25日晚,与周瑄璞、杜文娟、高涛三位文友陪陈先生一起在西安东门外老孙家吃泡馍馆。

  至今想来,今生最为遗憾的一点就是,唯一一次与陈忠实老师坐在一起品茗叙谈咥羊肉泡。老人当时已经拒绝参加所有社会活动,只给朋友带去的著作《白鹿原》上签名留痕,也就是说,在陈老师的最后几年,他已经拒绝热闹,在活自己的过世之名,而不愿意再多留印痕于这个世界了。然而这样一顿茶饭,我们四个,无论谁都有这个买单的能力,却还是被他提前悄悄预付了饭费。

 

  李大唐  

   一次终生受益的谋面

  我与陈老师只见过一面。尽管只有一次谋面,却使我没齿难忘,终生受益。2014年11月26日,我揣着自己撰写的厚厚的一本散文稿,应约来到陈老工作室里,想请陈老师题写书名。陈老师听罢,朗声说道:你由一个农民的儿子,成长为共和国将军,已经很不容易!退休后又如此热爱文学,坚持写作,你这是在开启自己第二个生命历程啊!有这种精神不简单!这样吧,你托我的事,等我看完作品再说,好不好?我连声说好,随即告辞。行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里多少有些忐忑,尽管陈老师几十年来热情扶持青壮年作家的佳话不绝于耳,但他对我这位年过60进入 “准老人”行列的业余文学爱好者又会为何呢?反正心里没底。

  三天后的29日下午,友人送来一个陕西省作协的大信封,打开一看,是陈老师用六尺对开宣纸写的;“尹武平将军散文集”几个大字,内附一封信:“尹将军您好,遵嘱写了对《秋月》的评点文字,请笑纳。亦写了书名,我字作书名不好看,仅作留念,建议您请书道老到的人题写书名。不赘。祝愉快。”老师的谦和真实跃然纸上。陈老师还用另外一页纸,专门对《秋月》一文作了评点。看着陈老师题写的书名,读着他写给我那滚烫的话语,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军旅作家 尹武平

  未能及时送出的印章

  初识陈老是2007年。我采写了独家专访将样报寄给了陈老,请他批评指正。大约五六天后的一天,我忽然接到来自家乡西安的电话,电话里传来沉稳、亲切的家乡话:“俄(陕西话‘我’的意思)是陈忠实。你寄来的报纸收到了。”“这是俄的手机,以后回西安,可以联系。”陈老的平易近人的邀请,让我颇为感动。此后几年,联系、登门的次数多了,慢慢就熟悉了。天长日久,陈老作品的魅力、人格的伟大。我萌生了给陈老刻一枚肖像印的念头。

  2016年春天,几经构思设计,我斗胆给陈老刻的肖像印终于刻好。通过电话,我和陈老约定五一前回西安面呈印章。4月29日清晨,获悉陈忠实老先生病逝的消息,我心痛不已。谁能想到,我千里迢迢回来,陈老却乘着神鹿,永远地离去了。相识近10年,陈老对我的鼓励、帮助、关爱,犹在眼前。我怀着沉痛的心情赶到陕西省作协追思会,对着陈老的遗像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在追思堂外,我将装着印章的锦盒递给了陈老的大女儿陈黎力。看到肖像印的那一刻,心情稍稍有所平复的陈黎力又一下子泪流满面,我也忍不住热泪盈眶……

  先生虽然已驾鹤西去整三年,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白鹿原在,陈忠实就永远活着……

  淄博日报记者 姜乾相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