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快三:

首页>极速快3网址>文学评论

走进“渭南小说界”——每月逢8之董刚评论研讨小辑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9-07-24

  编者按:

  每月逢八的晚上,一场场严肃的研讨、乃至争论,在“渭南小说界”开始。“渭南小说界”研讨会由开始的每周三晚上7.30到10.30,今年六月调整为每月逢八的晚上7.30到10.30。每晚研讨一个作家的一部或两篇作品,提前一周发出告示。大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甚至争论,往往到晚上11点了还收不了场。“两刊一网一界”联动互通,关中牛在主持渭南小说界的研讨活动中,精心整合社会资源,搭建活动平台,争取《陕西文学》和《华文月刊》一起关注渭南籍的基层作家。《陕西文学》主编张铖每次都参加研讨活动并发言。《陕西文谭网》积极配合渭南小说界的活动,及时整理推送研讨会的发言评论稿件,累计六十多篇。李印功将优秀评论稿件推荐到《凤凰新闻网》《陕西农村网》刊发。本文为董刚“渭南小说界”研讨小辑,后整理发于《华文月刊》。

   

  导语:

  “两刊一网一界”联合召开董刚散文作品研讨会

  《华文月刊》2019年五月号重点推出青年作家董刚的韩城打工系列往事散文作品后,在渭南市乃至陕西文坛引起了更多读者对《华文月刊》的关注和对作品的热议。《华文月刊》《陕西文学》《陕西文谭网》“渭南小说界”六月十八日晚上,联合召开董刚作品研讨会。渭南市作协副主席、“渭南小说界”界长关中牛主持研讨会。《华文月刊》总编王继庭、《陕西文学》主编张铖,分别谈了刊发董刚韩城打工系列往事散文作品的初衷和要达到的目的。渭南市作协副主席张璞给董刚的文学创作提出了殷切期望。下面是研讨会的发言摘编。(李印功)

  古莘文学创作的“星光”

  雷建学

  如果可以说,古莘合阳的文学创作进步较快的话。那么,最近在圈子里大“火”的董刚,即就是浩瀚天空中一颗烁烁闪耀的“明星”。东坡先生有过“博观约取,厚积薄发”的观点,是关于读书写文的序赠,转题给合阳籍青年作家董刚最是适宜不过。

  (一)文学作品中隐藏着一个时代

  不需要太多探究构思,作家于大量的文学符号里,始终勾勒着一个纷繁且苦难的时代,其中有着青葱的叛逆和淡淡的忧伤,彷徨、无奈与挣扎表露无遗。曾经的“天空”像是一份发黄的电影拷贝,回放时刻总会让读者反复品味与深度思考。正因为有过异于常人的坎坷阅历,作品中的情感和人物才显得更加充沛丰盈。

  (二)文学审美的基本追求是雅俗共赏

  董刚的文字既有阳春白雪、也有下里巴人,汪洋恣肆、纵横捭阖,可谓雅俗共赏。作者生长奋斗在黄河岸边的合阳,这里被誉为伊尹故里、诗经源头,如今又客居长安“不易”之地执教,文韵浸淫非一时一地,生活气息较为浓厚,作品铺陈时而风平浪静,时而波涛汹涌,画面感极强,语言特色明显,阅之留香、品之绕梁。

  (三)创作必须尊崇文为时而著的原则

  董刚的文学情感和社会责任正在奔腾激荡。其实,不少人喜欢董刚笔触的极端及直白,甚至用文明与愚昧来评判对比。不好意思,窃以为这只是浅薄的观察和揣测,而我们却恰恰忽视了作者于冰层之下的热烈和真诚。文章合为时而著,《合阳文联》公众平台曾编发过董刚部分文稿,在《你好,合阳》一文成稿过程中,很早就能体会到作者对故乡的思恋刻骨铭心,犹如著名诗人艾青说过:为什么眼里饱含热泪,因为我深爱着这片土地。年轻的作者愿意为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引亢高歌,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四)静心创作不负时代的佳作

  曾与董刚有过一次长谈,笔者不敢亵渎文学,若是允许以“真文学”的朝圣者自居,我倒是希望董刚及其他年轻作家,既不要被温水煮青蛙式的“捧杀”湮没沉沦,也不要沉浸在文学的“秦淮河畔”被消磨腐蚀。于喧嚣浮躁的俗世里,找见可以种菊栽竹的“南山”,然后静观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再用十年磨一剑的素心和决绝,创作出更好更多不负时代、不负知己的精品力作。

  长期静默之后的爆发,形象地被称为“井喷”,“井喷”于董刚而言,绝非偶然……

  有缘相会说董刚

  杜崇斌

  初识董刚先生是缘于我们都在那一期的《文学陕军》公众号发表了文章,那是今年3月份的事儿了。

  我记得那一期《文学陕军》转载了我的《大儒张载》之《青青子衿》,也就是我的长篇历史小说《大儒张载》的第四章。那一期也发表了董刚先生的散文《你好,合阳》。董先生的文章我认真读了,觉得语言优美,感情饱满,有散文诗的韵味,读来琅琅上口,又极富激情。文章以抒情的笔调,将对于故土的热爱和眷恋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人深受感染

  后来我们加了微信好友,开始了交流,得知他在西安某高级中学任教。他年轻,有朝气,热情似火,对文学非常痴迷,也很有创作激情,他的这种精神很让人感动。而且他思维敏捷,文思泉涌,写得很快,真的是文学创作上“速度与激情”的典范。

  这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的自己,那时侯大约是2003年——2005年吧,我也曾经是这样,对文学痴迷和狂热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但是后来发现这种狂热的状态其实很受伤,许多事情都耽误了,进步也不大。特别是对于业余创作的我们来说,这种状态其实是不正常的,也不能长久。后来有一天,我们用电话聊天,我就将自己的忠告和盘托出,告诉他慢慢来,不要急,在文学创作上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只要在路上,坚持下来,多读多写,多观察体验生活,最后一定会有收获。就文学创作的话题,那天,我们聊了很久很久,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们聊得很投机,互相说了许多心里话,真的有相

  见恨晚的感觉。

  引起我注意的是他的“韩城打工系列”散文,这一组散文有十几篇,大约近10万字左右吧。有一段时间,他不断在文学公众号上连载这一系列散文。后来我才知道,这一组散文都是他的亲身经历,因为他在上大学前,曾经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艰辛打工生涯。这些刻骨铭心的底层生活经历,给了他创作的素材,他说他要充当底层老百姓的代言人,写出他们的喜怒哀乐,写出他们的血泪故事。

  这一组散文,大多是用口语化的语言讲述的,质朴、逼真、生动,毫不粉饰,毫不避讳,给人一种亲历者原生态生活呈现的感觉,将打工者群体悲惨的生活完完整整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这一系列悲苦和残忍的人生遭际,让我们看到了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农民工可怜的生活状态。

  董先生除了对打工者原生态生活的逼真呈现外,也有对一些打工者心理的生动分析和传神描写。一些地方,还以抒情的笔调,以情景交融的意境营造,表达了对底层老百姓悲惨生活的同情,对不公平社会现实的愤慨,表现出深深地悲悯,有着悲天悯人的人文关怀,读来很有感染力。

  渭南小说界给董刚先生举行作品研讨会,我很高兴。我对他表示真诚地祝贺,希望他多体验生活,磨砺思想,再接再厉,在文学创作上继续努力,再出新成果!

  深植文学沃土,谱写人生卓著

  湖南 晚风

  很荣幸今晚相聚于“渭南小说界”,因我们共同的朋友结缘,通过空中网络传输与大家分享交流董刚系列作品感悟。因为有介绍,就不赘述我自己了,但想推介一下我的家乡,湘西北常德,这里是三湘四水其中的“沅澧”二水流经的土地,“惟楚有材”之楚、“沅有芷兮澧有兰”即是此处,古往今来有屈原、刘禹锡、陶渊明、沈从文、丁玲等文学巨匠与常德结缘,留下众多古迹墨宝或千古名篇。我自湖湘大地远眺十三朝古都之陕西,脑海一一掠过我所敬畏的路遥、陈忠实、贾平凹等文学大师们的恢弘巨制,故此所言惴惴而惶恐,而渭河之畔,有我十余年前如兄弟般的文友董刚,给予了我如此难得走近大师们的学习机会,也结识了著作等身的界主牛兄与《丰碑》作者著名作家李本深老师,原来他是家兄的故友。让我更深入了解这片不平凡的世界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黄遵宪说过,我手写我心,并非无病呻吟,而是生命中的沉痛,读董刚的文章,都能感觉到他在写作中哭泣。这应该属于现实主义作品了,而作家的职责之一就是应该反映现实。

  写作技巧上亦见特色。10余篇韩城打工,写法却又不同,可以看出,当时他的经历非常之多,也非常坎坷。他把每一段坎坷经历,用不同的写法写出来,但都能触动人心,殊路同归,技巧可谓高明。另外他在写韩城打工系列过程中,也注重对韩城这座城市人文历史的挖掘。比如对马沟渠、石头坡,还有黄河、司马庙,这些人文历史景观的描写,增加了作品的内涵和深度。

  《那年,花椒红了》,我不知道韩城与秦岭远不远,我曾网购过秦岭的大红袍,麻香味浓,九十年代初期内地经济还不发达,合阳的女人要靠暑假去韩城摘花椒给孩子挣学费,当把母亲挣来的八十元零钱上交,老师一句“这钱来得不容易”就让他感觉到了羞耻。可以投射出作者有一颗敏感而好强的内心,也因此促使他两年后15岁的他去到韩城当了一名建筑小工,走上了一条民工的血泪之路。从年龄上还仅仅只是童工。

  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小说《那年,我成了残废》,可谓是一场青春时代悲剧的宣泄,我是含泪读完的,为他心痛了半天。因明白文章大部分是还原他的亲身经历,那种灵与肉上的苦楚非常人所能承受之重。他在荧屏的那头故作轻松来了一句:没啥,姐,一切都过去了。是的,经营好一个幸福的家庭,才是人生最大的赢家。据闻董刚今年开始于《中国作家网》开辟专栏,《那年,我成了残废》在《中国作家网》位居“一周热读榜”榜首,网友阅读热度持续不减。 可谓文学成就斐然。

  董刚的成功,除了倔强好胜的性格原因,还有他十多万元疯狂式的购书、海量阅读,最重要的是他青少年时期的磨难,来自底层生活的亲历积淀,这便是他汩汩流淌的文学源泉,在陕西渭南那片广袤的大地上,虽有荆棘丛生,更多是野花盛开,瓜果飘香,如董刚的崛起,这便是源源不断、生生不息的文学希望。

  因本人经年做编辑的职业习惯,我注意到董刚从三月起基本上是两三天一篇,行文上也是一气呵成,令人不忍释卷,可见已到了他创作的黄金时期,故呈井喷之状。当然因为文思泉涌下笔匆忙,一些标点常识性错误与字词选用尚有值得斟酌之处,但瑕不掩瑜,更赞同他自己所说的,今后放慢脚步,挖掘深度。作为他追梦路上的同行者,真心为董刚今天所取得的成就而欣喜,并祝愿他铸就未来更大的辉煌。 

  把一段尘封的记忆翻给读者看

  《韩城文学》主编 赵秋民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韩城也和其他城市一样,经历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城市建设到工业发展,一浪高过一浪,一轮更比一轮强,这期间,大量的外来人口涌入,集中点就在建筑工地和煤矿井下作业,且这两个行业劳动強度大,生产生活条件都很恶劣,甚至出现过不少伤人死人的恶劣事件。

  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七八十年代的韩城发展史,似乎己接近一部血泪史,许多故事他们都未了解,或知之甚少。文学的其中一大功能,就是把身边过往、尘封的记忆翻出来给读者看,在看中,让他们有所感悟、有所启迪。

  三月初,合阳籍作者董刚给我发来一篇文章“雪地里那尊雕像”,说的是当年作者的表叔在韩城打工、因病在一个雪天死在工地厕所的事,文章还讲了表叔合阳老家的苦顿生活,及韩城工地打工的艰辛条件,内容很触动人心。但我当时并未急于推送这篇文章,而是在微信上和董刚就诸多问题进行勾通,就“韩城打工系列文章”的写作达成共识。 

  让我感到有兴趣的是,董刚并不是短时在韩城打工,他在韩城打工期间,一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和经历。“农民工现像”是全中国的一个社会现像,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农民工为改革开放、为城市建设、为经济发展以及带动农村发展作出的贡献,是无法用数字衡量的。但农民工受到的不公平对待也是显然易见的,至今也没有完全解决。

  我们常说的“三农”问题,实际应加上农民工问题。董刚作为一个上过学、读过书的打工者,他在流血流汗的同时,也在思考人生和以后的生活道路。所以才有了他利用文学的形式,来回忆打工经历想法。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很鲜活的文学话题,也是别人没做过的事。如果让他把打工经历用系列的方式写出来,一定会有很强的感染力和现实意义。对新生代的年轻人,会有一个很好的警示和教育意义。让曾经的农民工和现在还在城市打拼的农民工兄弟,能在流泪的同时感到心灵上的慰藉。

  我这种想法和董刚沟通后,两人不谋而合,确定了以董刚第一人称的方式来推出打工系列文章。对于韩城读者来讲,这就是一段发生在他们身边、他们有兴趣全面了解的一段历史。我当时对董刚说:“你十五岁左右时在韩城工地上干过,对你及身边的人、及村里一波一波到韩城打工者的经历比较了解,你把过往的事儿好好理一理,写成独立成篇的文章,把它们组成系列文章,我这边逐步推出,肯定读者会欢迎。”

  我当时认为,做为公众号,也是以碎片化信息见长。读者利用一点闲暇之余,读一个完整的故事,也符合当下人的阅读习惯。系列文章比连载文章更有优势。另一方面,我也认为,一个地方公众小号,要想在读者中有自身的一席之地,必须挖掘“独立资源”,也就是媒体的“独家报道”。要做紧贴当地实际的文学,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而“韩城打工系列文章”就正是文学号的“独立资源”。

  说实话,这个题材的系列性的文章,在本地也确实是“独一家”。从三月七日到四月九日,“韩城文学”共推出这个系列的文章十二篇,篇篇文章的阅读量都不错,其中“马沟渠拉煤”四千多,其他的一千多到两千多的不等,基本在读者群中形成了一个阅读“小高潮”。另一方面,我通过后台精选的留言也达近二百条,除了大多数的本地读者,各地读者也关注并留言,可以说,这段尘封的历史又一次打动了“韩城文学”读者群的心。

  往事堪回首  谁解其中味

  党瑶

  “这座城市的崛起过程中,我也参与建设了,想起来都很自豪。”文中作者多次反复强调这句话,有何用意?能让一个打工者引以为傲的事情,看似是参与建设,实则是回望远去的岁月,及沧桑岁月里刻骨铭心的人和事。这些用文字表达出来不仅仅是哭诉,更是痛斥,是呼唤,呼吁关注留守人家的生活问题。

  关注底层,是作者的悲悯意识,也是“大我”情怀的体现。一个真正的写作者,必然会将笔触深入到底层小人物,从而去揭示一定的社会道理,折射社会现象。生活在继续,文字的叩问也在继续。为底层书笔墨,为众生留念想。作者早已突破自我与大我的意识,扛起文化担当,践行写作者的使命。

  《那一年,我们曾经在一起讨生活》,曾经在一起讨生活,一个“讨”字,隐含了多少悲切无奈。作者将笔触着眼于小人物的悲喜命运,诉说那段远去的岁月,描绘一个个人物性格鲜明的真实亲历者,一个个广大农民工的缩影。系列文章通篇都没有用华美的笔墨渲染,只是平铺直叙、夹杂议论,以参与者的口吻在讲述旧事。当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在建楼过程中掉到地基的钢筋里面,成了“鱼香肉丝”。这些高楼,是农民工用汗水甚至是血泪筑成的。这样的文字,是带有时代痛感的。打动人心引起共鸣的不一定是庙堂文字,平凡世界里也有生活的英雄。一路艰辛是寻常,逐梦文

  字不觉苦,文学依然神圣。

  打工者与文学

  李永泉

  《韩城文学》圈的朋友大概都不会忘记一个叫董刚的合阳小子,一口气在《韩城文学》连续发表了12篇打工系列文章。很庆幸董刚从众多打工者中脱颖而出,儿时的生活经历给他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文学素材。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在苦难的经历中获得了对人生的感悟,而这种感悟和思想上的升华,远远大于他对文学创作的贡献。对于一个初涉文学之路的作者来讲,今后的路还很长很苦很艰难。衷心祝福董刚能深入生活,体验生活,丰富生活,积累生活,厚积薄发,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不负韶华不负卿

  刘凯军

  读完董刚的系列散文,看到了他的从前,对比他的现在,我觉得他没有辜负曾经苦难的磨砺,他拥抱了一直藏在心中的梦想。苦难是一笔财富,凤凰涅槃,他无愧于自己的付出 。

  七零后的农民子弟大都有过类似散文里面的这些经历,我们不曾忘记,只是那段岁月太过残酷,而不愿提起,我和董刚一样也经历过因为没有了钱在夜里从韩城徒步回合阳家的事情,也有过和董刚一样的哭泣迷茫和无助,当我读完他的散文后我的泪还一直流着,我知道,这些事情都是真实的!这种一直以来积攒的感情一直都藏在我的内心深处,只不过是董刚的文字让我触摸到那不曾离去的印记而已。

  韶华易逝,但是作为作者不负韶华,不忘初心才成就了如今的他自己,他所有的经历,血和泪最后都有没有白流,他走出迷茫和艰难,击溃了所谓的命运,没有辜负自己的初心,这是我喜欢这系列散文的原因,也是我佩服董刚的最主要的因素,因为许多人在这中间都沉沦了麻木了,而清醒地对生活依然抱有奢望者如董刚一样则活出了另外一个自我。

  董刚的这些散文都率性而作,看得出他内心彭拜的热血和激情,不吐不快的感情潮水,看似无章法,仔细分析镶嵌在字句之中的主线恰恰是他的浓烈的感情。

  我想他现在取得的进步来源于曾经的对于苦难的刻骨铭心和深切体验,也是他这多年的独立思考,执着的坚守,和大量的阅读体验带来的,这才令他挚爱的“文学”事业释放出耀眼的光芒,我相信这仅仅只是一个美好的开端。生活的历练一定会在他的笔端开出更加鲜艳的花朵,诚如他的小序里面所言“看似寻常却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

  读董刚系列散文之题外话

  浙江 梁炜

  董刚的作品是写自己韩城打工的境遇及经过,在这里我们可以把它看成形同于孙少平一样的经历(恕我这么说,只是说形同),这些是他不愿意的,但确是他已经经历的,这也造就了成熟的思想,造就了他文字中的真实。“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穷人的孩子懂得思考,突破,也许懂得坚持。家里粮仓是满的,谁还考虑吃饭的问题,谁还思考粮食从哪里来的问题。

  在文学创作方面,经历就是财富,就是你笔下的情感,不会错的。正如关中牛老师所说,城里孩子会有“被移栽在华灯之下的大槐树们,对着看似温暖的霓虹灯,会不会时常思念村头的那一弯明月普照的静谧夏夜呢?”我也想是不会的。有丰富的人生经历,有对丰富经历深刻的思考,再用有才情的文字表达出来,文章自然就好起来了,董刚这些方面都有一些。故而说来,那些看似“坎坷”的经历,对于他来说变成了财富。自然,我们不是在简单地崇拜“苦难”,更多是苦难后的思考。

  破茧成蝶非为梦 振翅高飞终有时

  安徽 詹道军

  最近陕西青年作家董刚火了。

  不仅因为《华文月刊》和《陕西文学》几乎同步推出了他的多部散文作品;也因为他引起了两刊主编和渭南小说界的关注;更因为作家的奋力投石击水,在青年文学爱好者心中激起的涟漪,唤醒了他们既深埋心底又蠢蠢欲动的作家梦想。

  作家是靠自己的作品说话的,他的影响力是他的作品,正是他的作品厚度撑起了他的形象的高度。

  一棵新苗的出土并不容易,不仅取决于它的内部基因,外部环境的优良也必不可少。这方面,董刚自己就有这样深刻的经验教训,他曾在一篇文章中谈及过此事,大意是说,有一个学生,搞了一个物理小发明,不很成熟,物理老师非但没有鼓励,帮助他克服缺点,加以改进,而是冷嘲热讽,结果挫伤了这位学生的研究积极性,其他同学上行下效,称这位同学是神经病,至使这个学生崩溃。

  但我们的天空是明媚的,我们的空气是滋润的,我们的土壤是肥沃的。我们有不计报酬,为青年作者义务讲座的知名作家;有积极提携青年的文坛侠客;有雄心勃勃鼓励青年在文学的道路上冲锋陷阵的忠厚领导者。这是我们渭南文学青年之福。

  汪洋恣肆   情深似海

  王建立

  读完董刚的系列散文,突然冒出一句话:散文是用生活细节编织的历史。《韩城打工往事》是中国打工潮的地方版本,是中国记忆的方言篇章。本想以此为题写一篇读后感。但读了蒋九贞主编的评论,只好作罢了。因为蒋老师评论了董刚散文的史料性、认知性和文学性,几乎囊括了我所有的读后感想。他的“三性”论述高屋建瓴、全面周到,几乎没有什么遗漏。斟酌再三,只能从夹叙夹议的写法上做点文章塞责;其实,有关见解,蒋老师在认知性论述中已有提及。夹叙夹议是对中学生作文的评语,用于董刚似乎不恭,但一时想不到更好的辞句。好在董刚的夹叙夹议有自己的特点,汪洋恣肆、纵横捭阖。他的系列散文,几乎每一篇结尾,都有一段类似太史公言味道的议论。  

  这就是我对董刚及其散文的印象。

  读董刚老师作品的随笔

  惠晓红

  《天堂的小女孩》刚开始读时,心头就生出一份对幼小生命惨压车轮的沉重,越读越压的人喘不过气,满腹的疼啊,哪是一朵含苞未放的小生命,在即将绽放时,被无情的车轮摧毁,被远离的亲情吞噬,父母的爱、父母的责任,在这个物欲横飞的世界迷失,责任不是你挣的钱多钱少,而是柔声细语,牵手走过的呵护。这样的例子,在新闻的界面太多太多了。我时常在想,城里是比农村好讨生活,可你把娃和父母留在山里,留在乡下,不一定说你是为了他们生活的更好,期间多少还有点对生活环境和责任的逃避吧。

  文中女孩的自述,不是个例,还是很多村落家庭的现实。这个高速旋转的世界,让很多父母未及体念亲情,就留下遗憾。言传身教,你远离他,又怎么能给他想要的爱,视频代替不了牵手的温柔,代替不了怀抱凝视的目光交流,代替不了你给她他的梳头洗脸洗脚,爱是什么?不就你给她的肌肤言语呵护,是你做给他她的上行下效,常言说有妈的孩子像个宝,你们做父母的,说自己是为了家,可当你的孩子不全部像文中女孩一样,可在日子里,生活缺憾给他来的的缺失,是他或她人格分裂,对爱迷失,早早弃学,成贼吸毒赌博抢劫等等,又怎么能让你的后半辈子安生呢?

  当一群群公益志愿者走进山里、乡下,去帮助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时,多少外出打工的父母还不明白这群公益人为什么这么做,有时我也在想,这样星星点点的慰问,会不会是一场罪恶,是否能触动他们的责任心,是否又会让他们的孩子,成为新一轮思想与精神的贫瘠者,沦为懒惰的人。想想长此以往带来的恶果,实在是有些可怕。

  散文里的成长史

  李培战

  董刚老师的善良坦诚,以及对文字的执着,我能真真切切感受得到。写作速度惊人,是我对董刚老师最为深刻的印象,他一有空,就沉下心来用文字勾勒他内心的世界,有时一天内会完成数篇作品,且质量上乘。记得他写我的《三访著名诗人曹谷溪》的读后感就是放弃了休息的时间,放弃了陪伴妻儿,这种精神,这份信任,让我感动。

  《陕西文学》和《华文月刊》两家知名杂志慧眼识珠,分别刊出了董刚老师数篇优秀散文作品,《陕西文谭》微刊也陆续推出了这些文章。可以这样说,《韩城打工往事》是董刚老师的一部血泪史,也是其成长史,这里头有太多的辛酸与无奈,彷徨与挣扎,苦闷与觉醒。董刚老师不满18周岁,便外出打工。尤其是“小安之死”的描写,让我几度落泪。

  我带着梦飞翔在作品的字里行间。

  墨小颜

  我从未这样喜欢一个作家,是被深深吸引着的。

  事实上,我与董刚老师并不是多么熟悉。只是读过他的作品之后觉得这个作家令人佩服。我只是在作品里见过董岗老师的容貌,却能深切地感受他内心那不息的炙热。读完董刚老师的第一篇作品后,我说:“董刚老师是拥有火一般热情的青年!”接着,我又读了他的第二作品。那是充满文学的痴迷,是不同于凡世的另一番景色。但却有着令人感动的精神

  我开始找寻董刚老师了。在董刚老师的书中游荡一遍之后,渐渐地发现身边竟有如此多让人享受的美好,弥散在空气里,只要你静心感受,便不会错失那些情感。

  我要谢谢董刚老师。因为他给读者的是一种恬静。不论是他苦难经历,还是他从逆境里站起前行,都让我有触碰的真实感。以及那些妙笔生花如双眸的文字,都可以寻找到某些属于我的梦境。

  我从此这样地喜欢一个作家了。是带着梦自由地飞翔在他的字里行间。

  韩城打工系列散文见证非凡毅力

  张建伟

  我与董刚至今未曾谋面,虽然我们神交已久。我们都是普通的文字爱好者,小我五岁的董刚写出了《韩城打工系列》,创作有了很好的开端,如果这样发展下去,他一定会成功。

  生活是一个人最重要的老师,如果坎坷、艰苦的生活都不能让一个人安静、沉稳,几句话便会使他忘乎所以,那么,这几句话便不会是压倒他的稻草,随意的一阵微风便会使他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韩城打工系列》的每一篇都证明了他有着非凡的毅力,他读过的每一部如数家珍的名著都会让他超越普通人的睿智。

  读了他的自传纪实体散文后,我对董刚有了更加深层的了解,对他从喜爱变成了羡慕与格外的推崇。

  《陕西文学》杂志主编张铖

  在“渭南小说界”董刚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

  各位文友,大家晚上好!

  今天晚上研讨董刚的散文作品,和上次研讨李培战的散文作品一样,我和我的搭档、《陕西文学》副主编李印功一起,参加研讨,听取大家的点评。

  我觉得“渭南小说界”为广大的基层作家和文学爱好者做了一件很好的事,让社会关注我们渭南文坛,关注日益蓬勃的文学创作,功德无量。当然,我们《陕西文学》就一直和《华文月刊》携手并肩,积极参与。我作为《陕西文学》的主编,又是《华文月刊》的特邀顾问,李印功则同时兼任两份杂志的副主编,这说明两份杂志有共同的文学追求和友好合作的胸怀。除此之外,《陕西文学》还和全国有影响的微刊《黄河文创》公众号结成友好关系,委托《黄河文创》推送《陕西文学》的上刊作品,和《陕西文谭》形成了遥相呼应之势。我经常和《华文月刊》总编王继庭、主编蒋九贞互相交流学习,探讨如何办好文学杂志。我们是合而不同,各有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读者市场。但都很虚心学习对方的长处,关系处得很好。我也乐见两家杂志和“渭南小说界”一起,来研讨共同关注的同一个作家的作品——董刚的散文。两家杂志同时关注董刚的散文,对董刚来说是好事,对杂志来说是展示各自风貌的机会。杂志各有侧重,一看便知,不用赘述。在相融中学习,在学习中存异。没特点的作品是平庸的作品,没特点的杂志死路一条。我说这话的目的是要告诉作者和文学爱好者,一是只要你像董刚那样下功夫埋头创作出优秀的作品,总会有被发现的时候。二是网路时代、信息社会,要抛弃“酒好自有顾客来”的旧观念,适当的宣传推介是很有必要的,但不能哗众取宠,用“热闹”代替创作。作家最终拿作品说话。三是提议,适当的时候,《陕西文学》《华文月刊》和“渭南小说界”联手推出渭南作家系列作品纸质特刊,让渭南文学走出渭南,走出陕西,走向世界!

  祝“渭南小说界”越办越好!

  祝《陕西文学》《华文月刊》“渭南小说界”合作之花结出丰硕之果!

    努力开掘地下文学深井

  《华文月刊》杂志总编 王继庭

  各位老师,各位专家,各位文学朋友:

  因为董刚老师纪实散文《韩城打工往事》的作品研讨活动,我们又一次在“渭南小说界”见面了。

  关于董刚老师的散文创作成就及艺术特色,各位老师和专家们今晚一定会发表很多的真知灼见,我准备洗耳恭听,就不在这里过多饶舌。其实,对于董刚老师的作品我们已经表示了明确态度。过去,《华文月刊》“重点推出”栏目是以刊发小说作品为主的,这次却以三万多字的篇幅一次性推出十二篇散文作品,自《华文月刊》创刊以来这还是首次。本刊的这一举措,实际上已经代表了我们对董刚老师散文创作的推崇和认可。

  今年以来,《华文月刊》曾先后刊发和推出众多陕西作家的作品。一本立足国内、面向全球的文学刊物,把关注目光长久留在这里,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其实原因很简单,也很单纯,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在文学重镇陕西打一眼地下文学深井,并以此为基地,做出样板精品,然后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陕西是全国公认的文学重镇,从这里曾走出一大批享誉中外的大作家,孕育了一部部文学经典,成就了一座座艺术高峰。谁都不会否认,三秦大地,人杰地灵,才俊辈出,文学成就令世人叹为观止。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支庞大的文学队伍后面,还有一支能量巨大、数量可观的文学新军,他们是陕西文学创作的后备兵团,其潜能和实力同样令人惊叹。如果说陕西文学因为众多大作家、大作品的涌现在全国遥遥领先的话,可以预见,今后的陕西文学同样会走在全国前列。因为,陕西是一座文学富矿,资源富饶,广布城乡,这里有着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文学宝藏。

  对于陕西这座文学富矿,主流文学平台早已趋之若鹜,纷纷从地面上进行开发,长期乐此不疲。我们《华文月刊》不想凑这个热闹,去和大家争宠分羹,而是要独辟蹊径,把开发重点放在地下,放在别人不曾开发过的文学资源上。所谓地下文学资源,就是指那些有天赋、有实力、有前景、有抱负,目前尚未进入“主流文学法眼”的基层作者队伍。这是一眼被人忽视的文学深井,是趋之若鹜的文学平台一度冷落的地方。而这里恰恰有着丰厚的文学资源,正在孕育着且注定会横空出世的文学黑马。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才会默默地钻探,悄悄地开发,陆续推出一批不知名作家的精品佳作,让文学新人脱颖而出。在这一发掘过程中,陕西渭南成为我们开发的第一眼深井,而且实践已经证明,我们的方向和路子是完全正确的。

  我们深知,地下文学深井遍布全国各地,随着陕西渭南这眼文学深井的开发,我们将在继续发掘这一富矿的基础上,将井口不断外延,从渭南到陕西,从陕西到西北各省,然后再从西北各省到全国各地,最后还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我们就是一支不辞劳苦、不畏艰险、矢志不移、长期坚守的文学勘探队,哪里有新的地下文学资源和宝藏,我们就在哪里开钻。我们早已树立坚定信念,要走遍全国,走遍世界,走遍所有华人生活居住的地方,辛勤钻探,努力挖掘,沿着金脉,寻求富矿,力争把最好的文学瑰宝这一精神食粮捧献给广大华人读者。

    永远在路上 前行不畏难

  董刚

  感谢《华文月刊》总编王继庭老师、主编蒋九贞老师、和《陕西文学》主编张铖老师,以及两家大型纯文学杂志副主编李印功老师,《陕西文谭》顾问李文君老师、主编李培战老师对我的鼓励,感谢“渭南小说界”界长关中牛老师给我很多帮助,还为我的散文集做了序;而且他为大家提供了这样一个交流的平台,让我有机会和各位老师在一起学习、交流、探讨,在这里,我受益匪浅。我还想对合阳文联雷建学主席表示感谢,他对新人的鼓励和帮助可谓不遗余力,对麾下很多写作者、文学爱好者,说起来都是自豪,还有殷切的希望。他指导我写作的方向;花费了很长时间,帮我修改长篇小说《百中往事》,并发表在《合阳文联》,令人感动。

  感谢《韩城文学》首先推出了我的“韩城打工系列”,这才得到了《陕西文学》《华文月刊》,还有“渭南小说界”、“陕西文谭网”的关注。我是从李永泉老师的韩城文化散文了解到《韩城文学》的,并认识了赵秋民老师。本来只打算写一篇,赵秋民老师鼓励我:你有过那个经历,就好好写;有人写过打工类文章,但很少有人是亲身经历者;很少有人全方位多角度深入去写。并为我指导了有价值的写作角度,开拓了我的思维,从而一发不可。

  被人关注,还是很荣幸,同时也有压力。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文学爱好者,还在努力进步的路上。搁笔十多年,重新写做,难免有失误,而且我从不修改文章,都是一次成型,这都是我的硬伤。在以后的作文过程中,力求多修改、出精品,写出高质量的文章,最好能写出一部有含金量的长篇小说,来回报大家的关心和鼓励。同时也衷心希望,像我一样的初学者,一起努力,一起进步。我们永远在路上,但我们永远不放弃,我们在努力走向文学神圣的殿堂。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